当前位置

> 绿茶 > 慈悲的绿茶资料 >

慈悲的绿茶

作者:茶小二网 来源:绿茶 时间:2018-08-04 23:44:08 阅读: 字体:

  我喝到最有意义的茶,反倒是一款普通的绿茶,即使在茶底上还可以看到褐斑,但茶的味道却随着回甘而渐渐在心头宁静下来。

  这道茶,是一位80岁的老比丘尼采摘并炒制的。

  为避炎夏,我们一行前往雪峰禅寺丛林。有“闽越神秀”之称的雪峰禅寺,以“暑日犹有积雪”而成名,此地清凉有余,自古有“南有雪峰,北有赵州”之说。古往今来,这里留下无数禅门公案与传说。

  来到甘露净院,天空正好下着些小雨,亦显有情。据说这个地方,每当有客人到来的时候,就会下些雨;客人走的时候,也会下一些雨。

  因为特有的地理环境,当地常年雨雾,非常适合于茶树的生长。

  院里的老师父出家已经五十多年了,而今,佛缘深厚的她们一家三代,包括女儿、外孙女也全都出家了。

  80岁的老师父,却常住在雪峰禅寺附近狮子岩山头上,每天喝这里的绿茶。虽然她年岁已高,却声音洪亮,走起路来年轻人都自愧不如。她的性格宽容乐观,和人交谈的时候,显得特别温和。

  在老师父的住处,就可以喝到她自制的山野茶。每年到清明时节,她就会采一些山里无人管理的野茶。就在自己炒菜的锅里手工炒制,所以外形看起来并不特别秀丽,瘦而卷曲,浅绿较润,正是山野的性格。端起茶杯,杯中正是那浅绿的高山云雾。

  老师父在寺庙里一呆就是五十余年。年轻的时候,她全身都是病,算命说只能活三十几岁。为了这个原因,她后来住到了寺庙里,就不停了为庙里的僧众做事,还经常下山干苦力活。那些年月,她经常徒步从雪峰走到百里外的福州,再用双肩挑着粮食以及油盐酱醋从崎岖的山路步行回来。

  直到现在,她的饮食还是非常简单,自己种些苦瓜或者采些山上的苦菜,菜多的时候就做些腌菜到冬天再吃,极为简朴也极为乐观自在。

  我们喝茶也很省事,只是用玻璃杯、暖水瓶,水温恰当,当热水冲注下去的时候,茶身徐徐地翻滚,高山云雾的气息就从杯中延展开来。

  据说以前村子里陆续有人得了麻风病,麻风病的可怕与传染性使人害怕,病人几乎被隔绝,听由自生自灭。老师父知道后,来到病人身边照顾他们,给他们念经,用她的双手服侍病人,她似乎一点都没有在考虑自己。老师父的悲心无处不在,遇路边的死尸,就守在旁边念超度。有时在照顾那些重病的老人时,病人吃剩的饭菜她还一样吃下去,但对她的健康却一点也无碍。她的节俭已是寻常的事情,平日里吃剩的一些菜,往往舍不得倒掉。那些长了毛的土豆,还照样煮完再吃,而别人供养的好东西,她却统统送了人。

  来自内心的慈悲力量,使她坚强。

  这样的山茶,端起杯,就可以闻见独有的清香,轻吹汤面上的热气,使之笼罩于面上,也就沉浸于栉风沐雨的生活之中了。那清甜而细柔的气息,一丝丝地升腾起来,使人身心轻清。

  雪峰的山茶,多长在岩缝石隙之间,春来的时候,满山的微风使茶香清扬。每一年,老师父都做一些茶。采茶之前,她会更衣,一边持诵大悲咒,一边采撷。

  采完茶,细心晒晾而后炒制,炒制之时,亦诵佛号与大悲咒,这也是寻常生活的一部分吧。如果茶做得多一些,就会用小的袋子简单封装一下送人。

  再轻啜一口这样的山茶,口腔内更加清甜,回甘渐次生起,如同空山中的山泉,从沙地上缓缓涌起。

  在雪峰的高山上,仍然是清晨的薄雾,潺潺的山泉,这里安宁美丽。山与淳朴的人们,安详而住,在静谧的时光中,空气也飘荡着茶的香气。

  而老师父的这些山间野茶,看似清淡,却余味悠远,是我所认为的茶中极品,这是真正的慈悲之味吧。